书之-书法网,专为书法爱好者所打造

楷书是书法入门法,实则是用心不良之法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!

admin
原文标题:这篇文章一定要读,否则你就不知不觉地变成“恶霸”  或  “强奸犯”
 
作者:钟国康
 
楷书是书法入门法,是用心不良之法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!因为楷体严谨的结字法,只对楷书本身独立体有大作用,对行书有点佐料作用,对篆刻、甲骨文、大小篆、钟鼎、石鼓、方篆、隶书、竹简、章草、狂草没有作用。严格来说,楷书不能作为楷书之外各体的基础,因为各体有各体的严格要求与标准,所以专心专攻一体之专家,可以成为各体细分上的专家。比如专攻篆刻的,他可以成为篆刻家,但不能说他是篆书家、隶书家、楷书家、行书家、草书家、甲骨文专家。相反只学楷书的人,呼为“楷书家”有点别扭,他只能呼之为楷书作者,他有意向行书、草书方向发展的,有可能会成为一个行书家或草书家,一个只学楷书的人,如果你不努力向行书和草书方向发展,你没有行书和草书的成就,你就称不上“行书家”或“草书家”,一个只学楷书的人,你没有学过篆书、隶书你能够称为篆书家或隶书家吗?你只做你的楷书工作者罢了。
 
初学书法的人,全被一句“不学行,先学跑”的话给蒙骗了。这句在婴儿学步时,她是真理,可是在初学书法人的身上,她则是一句被别有用心的人用来骗钱骗财来了,她是地地道道的偷梁换柱的,害人害慘了、害苦了、害死了的一句最毒的大话,为什么这样说呢?那就让我给你一一道来。
 
下面让我从文字源头说开去。
 
中国文字从实用的崖石刻,结绳记事起,到刻树、刻石、刻兽骨,到秦朝統一文字,到现在发展几千年。知道书法发展史的人,知道书法有各体发展的人,还坚持楷书是一切书体入门基础的人,他们就是别有用心的骗子行为!
 
在中国书法发展史里,楷书是后期形成的,最后形成的东西怎么可以成为最先最重要的起步的基础呢?
 
其骗述,原因有一,全在嬰兒学步的一句真言所误导:“不学行,那来跑?”从而被学楷书的人给利用了,他们就套改成:“不学楷,怎学行,怎学草呢?!”。这句改过的话,字面上是没有问题的,但是书法体系的次序里,他变卖了篆刻、篆书、隶、章草,并把楷书凌架在全部书体之上,错误地成了学习篆刻、篆书、隶、章草都得先学楷书为基础了。
 
其骗述,原因为二,因为楷书它严谨、它讲究、它甜美,所以楷书的独特风格,决定了贵族们争相攀比的奢侈品,特别是在明代初期的宫廷中和当时开科选士时,皆用楷书答试卷,务求工整。字写得欠佳者,即使满腹经纶,也会名落孙山。这对当时书法艺术风貌产生过较大影响。因此,读书人写字,惟求端正拘恭,横平竖直,整整齐齐,写得像木版印刷体一样,这就形成了明代的台阁书体,称“台阁体”。后来又有发展到实用上来,把招牌匾额,以肥胖丰满的字体为美,这时“馆阁体”又开始盛行……
 
旧时刻石铭文,都是用来传世的,特別适用于书写丰功伟绩之勒石和墓碑与墓志铭文上,所以说,学欧体楷书与及田英章楷书,写墓碑文、墓志铭还可以,人一生多写不吉利,你一进去即如进了死胡同,你有进无出,以欧体楷书打基础的书法爱好者,到目前为止,没有出一名大名鼎鼎的书法家。学欧似欧只是基础需要理解一下就夠了,要厚积薄发,什么帖都要学,不要你只会楷体去攻击不常写楷体的人,学谁似谁只是基础需要,欧体、颜体、柳体等等之处还有钟国康之钟体才是我的奋斗目標,你田氏学欧似欧立不了"田楷"二字,你到處印刷的楷书字帖,只偷欧的梁,换你狗屁不是之柱罢了,学田似田那是媚俗、劣俗、恶俗的开始⋯⋯
 
学欧体楷书就学欧阳询,不能选购田英章的变丑变尖利大俗字帖……千万不可学田英章变体俗气楷书。
 
田英章写了一辈子欧体,却在行书上与他的行书落款上,更未见他能把欧体风姿融入他的行书里,所以他现在行书极似当今老干部之“行书”体,所以没有人称他为“行书家”,他就草一点来写,更加不能称他为“草书家”,因为他根本就不会草书……
 
历史发展到今天,楷书的实用性越来越少,亦即是说它的实用意义不大了,可以说楷书只作为楷书专家来说,只有自我完善深厚的作用,对于“行书、草书”基础训练还是有用的,但欧体,在大楷、小楷、颜体、柳体书里它是独立的,不是一定要学殴才是楷书,学大楷,小楷、颜体、柳体等等也是楷书,今天网络上的田氏与他学生们,有点霸道了,人有所好,所向,人们好篆书、学隶书、刻篆刻、习章草就不是书法了吗?人们为了择优或曰之为专攻,放去楷书面貌经常出现,持篆书或隶书或草书为主攻,就不可以了吗?为什么非要血喷欧体之外为  “丑书”、“江湖体”呢?!我告诉你们,你们所专攻欧体楷书以及所谓田英章的楷书,在实用上,没有实质意义了,你们见过有著名欧体书写的招牌匾额吗?社会发展早已淘汰了抄家写信、出墙报、写大字报、小字报了,楷书的用途越来越少,楷书面貌变化又不大,你田氏要举办一个人个展的话,你们说有意义吗,展一张就足矣,一个展几十件作品甚至成百件作品,欧体写大写不得,写太小也写不得,你一百几件作品,都是一个面貌,你这个个展让人看,人不骂你浪费时间才怪呢。你们专攻欧体楷书以及所谓田英章楷书,说实话,写点墓碑文、墓志铭还是可以的,人一生多写不吉利,你一进去即如进了死胡同,有进无出,例子就是他本人,一脚踏在门里,一脚在门外,进不去,又出不来,学了一辈子欧体,却把欧体写得尖尖利利;写了一辈子欧体,却在自己的落款上,又融合不进欧体影子去,极似当今老干部书法一样俗气,明明是软毫毛笔书写的字,却似竹片画字,松散滑流,好似在玻璃上的滑痕,滑溜溜的,极似春节小孩手上的烟花,在半空中快速打圈圈,没有一点传统毛笔的古拙味……更如小狗狗打圈圈,想咬自己尾巴,永远也咬不着,旺旺地直叫……
 
逢人就让人“你写写楷书看看”,你知道是什么行为吗?现在可以告诉你了,那是“流氓”,那是“强 奸犯”,那是“恶 霸”,那是“骗子”……
 
从古到今,以欧楷为基础入门的书法爱好者,世上似乎没有出过一名大名鼎鼎的大书法家。见过很多学欧的人,最后都不愿意留下丁点欧体的蛛丝马迹来,这就是历史事实……
 
比如近代沙孟海先生,学颜、学二王、学章草、学篆、学隶、学篆刻、学文学等等,其精力沛,最后形成了沙翁各体,从而各体均有出处,均见各体风韵,怎变都是好东西,均有车过留下痕的痕迹和气味来,大美也……又比如学颜体的前中国书协主席舒同先生,习颜而有自,大美也;又比如何绍基,把宏博的颜体用长锋软毫去写,写出自我,写出风韵难忘的流畅,难忘的何绍基颜体就这样诞生了,大美也;又如楚图南,学颜、学隶,最后合二为一,成了楚图南面貌,大美也;又如伊秉绶习隶而博取众长,从隶书堆里跳将出来,从而形成了古拙雄强博大的,智趣的伊秉绶独特隶书面貌,大美也;而你田英章一个,一辈子只学一个体,不思变,不懂融合,往尖利恶俗死板里去写,为了生源,洗脑大帮无知青少年到处血喷,网络上的各体书法家,好似不跟“田”学田楷,就不是书法了,就不是书法家了,就不是正宗似的到如疯狗般咬人:“你写写楷书看看!”“你这是江湖体!”“这是丑书!”“丑书!”“丑书!”“田英章老师的才叫精彩!”“你要向我们老师学习!”这些眼光短浅的人逢人就喷,不分长老,不分书体,不分书体的好坏……好似天下就是你田英章厉害!极恶极丑也。
 
向楷书方向发展人的人,扎实楷书基础,没有错!但它不是各体书法的万法标准!更不可能成为万法基础!
 
书法按照书体先后生成来塑源,应是先可篆体、隶体、章草(含平复帖)、楷体、行体、草体、狂草书……在书法范筹里,还有一个篆刻。楷书在书法进程里,它是中后期的产物,楷书之前篆书、隶书、草书以及篆刻无需学习楷作为基础,均可成为大师级的“篆书家、隶书家、草书家、篆刻书家!”

“篆书家”里又可分为专攻。比如“小篆、大篆、钟鼎、申骨、石鼓文、方篆、铁线篆等……历史上,一辈专攻甲骨成名的有“潘主兰”,专攻“方”篆成名的有“齐白石、李立”,一辈专攻甲骨成名体有“潘主兰”等等,他们统称为“篆书家”。
 
如下我就不一一各体解构下去了,之后隶书、章草书、篆书细分请参照上面篆书说法类推下就是了……
 
今天的专此文,是为防预“强 奸犯”再次出现之提醒,希望你不要不知不觉地变成恶 霸或强 奸犯。
 
说到这里,楷书的实则性意义大家都清楚了罢?楷书只对后来的行书、草书、狂草有点意义。那么逢人就血喷人“丑书”,“基础不扎实”,不分青红皂白地指着钟国康鼻子:“你写写楷书看看”,“江湖体”,“野路子”“燥火”等,你知道这是什么行为吗?还需要我告诉你吗?那是“流氓”,那是“强 奸犯”,那是“恶 霸”,那是“骗子”……
 
记住!楷书不一定各体书法的基础!从实用意义来讲,楷书扎实用笔只是学楷书者“博吾”所需要,装饰躯体的外衣罢了。

学欧似欧只是基础需要理解一下就夠了,要厚积薄发,什么帖都要学,不要学点楷书后就到处去攻击不常写楷家的人,人家不展示楷,不正明人不懂写楷书,人家是为了专功某一体,从而放去楷,是为了赢得更多时间去功专长,而学谁似谁,是每个人必备的能力,一辈都学一体不变的人,就缺乏这种学谁似谁的能力,所以田英章明明能力不怎的人,却嘴硬,还要带领龟孙骂街。我本人认为,为厚重“博吾”需要,学点欧体、颜体、柳体等等是有溢的,所以我曾经学过。我还认为,钟国康要在欧体、颜体、柳体等等各体之外,还应要有钟体才是,这是我钟国康的奋斗目標。你田氏学欧似欧,立不了"田楷"二 字,你到处印刷的楷书字帖,只是偷欧的梁,换你狗屁不是之所谓“田楷”之柱罢了。学田似田那是媚俗、劣俗、恶俗的开始⋯⋯

——本文内容来源于微信公众号:钟国康文化创意
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!